新聞詳情

News Detail

建設動漫之都,人人有責

來源:廣州市太阳城娱乐文化娛樂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18-08-09

你,相信國運嗎?

中國古代的陰陽家們認為宇宙間的萬事萬物都存在於一個從無到有而後再從有到無陰陽交替式的內在循環之中,他們把這個現象歸結為命運,引申到國家層面之上就稱作國運。反之,縮小到城市層面,就是城運了。

杭州成為動漫之都的故事,說起來,就多少帶點城運的成分。

2005年的杭州濱江區,今天人均GDP最高的高新區,動漫產業最為集中的區域,還是產業園與農田交替的大工地;彼時,中國的動漫行業還是一個由動畫代工廠,漫畫雜誌和電視動畫組成的散沙,杭州本土的動漫企業,除了中南卡通和杭州飛龍,同樣出眾者寥寥。

杭州的城運,正是建立在上述一窮二白的基礎之上的。2005年,首屆中國國際動漫節在杭州舉辦。之後的數年間,杭州先後迎來了夏天島、颯漫畫、翻翻動漫、玄機科技、娃娃魚動畫、美盛文化等一系列日後引領行業風潮的玩家,產業鏈結構迅速完善,動漫之都的雛形由此建立。

問題的關鍵在於,站在2005年的時間關口,為什麽風口偏偏刮到了杭州?

                                               未標題-1.jpg

「廣杭之爭,誰將占得先機?」

臨近年關,杭州政府首先在政策層面送出了一份紅包。

1227日,《關於推進杭州市動漫遊戲產業做優做強的實施意見》正式發布,這是杭州針對動漫遊戲產業推出的第五輪政策。

最新修訂完善的政策從2014年的31條濃縮為18條,主要涉及鼓勵精品力作、鼓勵開拓海外市場、鼓勵開展資本運作、鼓勵做強公共服務四大版塊。

最值得關註的變化體現在內容扶持政策上,除原有的電視臺播出補助外,新政中增加了電影票房補助”“出版物發行補助”“舞臺劇票房補助”“新媒體播映補助”“作品獲獎補助,內容涵蓋動漫全產業鏈。

補助力度較之過往也有加強。比如,對於本市企業或機構為第一出品方的原創動畫影片,票房超過1000萬元,給予補助50元,並按照票房遞增,票房超過1億元,補助可達300元。

其實,想在2020年成為動漫之都的,並不止杭州。

未標題-2.jpg

去年9月,廣州市政府也頒布了《廣州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加快動漫遊戲產業發展的意見》。

廣州的扶持政策圍繞五大板塊展開,分別是(1)建立原創資源庫,獎勵扶持原創做優做強;(2)對原創動漫遊戲的創作、生產、運營、發行、推廣等給予適當扶持;(3)積極開拓國內外市場,鼓勵動漫遊戲走出去;(4)鼓勵人才引進和培養,全面提高從業人員素質;(5)優化產業發展環境,提高市場競爭水平。

不過值得註意的是,廣州只在文件中陳述了扶持對象和扶持方向,並未像杭州一樣羅列出扶持的細節。

查詢相關檔案不難發現,廣州的動漫產業扶持始於2006年,之後在20072014年兩度加碼。20142015年,從市政府戰略性產業扶持資金中專門安排3000萬元,進一步扶持動漫產業發展。

雖然羅列出了總金額,但具體做出什麽可以拿到扶持款,標準幾何,誰又最終拿到了這筆錢,廣州政府均未做出公示。

放眼全國,廣杭兩地的扶持政策,力度均已屬於全國前列,但細細分析政策細節,卻又可以發現諸多不同:杭州得益於影視副中心的身份,擁有大量影視公司,在影視產業鏈的開發上具有很好的延展性,因此本次政策特別加強了針對內容產業鏈後端的扶持力度,比如電影,舞臺劇,新媒體等;廣州自古便是商貿之城,又有完整的玩具產業鏈,因此內容後服務至關重要,扶持重點涵蓋衍生品銷售和出口是廣州扶持相比於杭州的最大不同。

因此,如果你的企業屬於內容產業上的輕公司,杭州也許更適合;如果後期需要設置衍生品變現的節點,廣州相對完善的玩具工業體系和銷售網絡想必能夠提供足夠的助力。

未標題-3.jpg

(白馬湖動漫廣場,當年是郊區中的郊區)

「為什麽是杭州和廣州」

中南卡通董事長吳建榮至今還銘記著20054xi來公司考察調研的情景,那天,習書記一下車,就來到動畫制作辦公室。

由於剛剛搬進新辦公大樓,空調還沒來得及裝。辦公室顯得悶熱。

動漫做得怎麽樣?”xi一邊用毛巾抹汗,一邊仔細觀看動畫制作,向動畫設計師詢問情況。

中國動漫只有行業沒有產業中國動漫市場很大,但90%被國外卡通搶走”……面對習書記的關切,吳建榮將困惑與尷尬一一托出。

xi聽罷,語重心長道:動畫不是用錢來衡量的。它能夠為青少年提供健康的精神食糧。當得知傳播優秀中華傳統文化的500集動畫片《天眼》在播出後廣受好評時,習近平感到由衷高興。

“xi很早就意識到了動漫產業是21世紀的朝陽產業。吳建榮說,他曾多次強調舉辦動漫節的重要性,並對動漫產業的發展提出具體建議。

(節選自《浙江日報》20171011日版)

事實上,在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xi做出指示之前,杭州政府圍繞打造動漫之都的規劃已經行動起來:

200412月,中國美術學院傳媒動畫學院成立,截至目前,杭州共有2個國家級的動畫產業基地,3個國家級的動畫教學基地,幾乎占據全國的半壁江山;20054月,中國國際動漫節落戶杭州,並決定每年固定在杭州舉辦。

現任杭州市動漫協會會長的中南卡通總經理沈玉良表示,當年杭州市政府還在扶持動漫產業上給出了一系列具體措施,比如現在各省市都在沿用的動畫上星補貼政策,最早便是發源於杭州。

上層建築的快速完善,使得杭州在與其他城市的招商之中爆發出了明顯優勢,接下來的劇情,就是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了。

未標題-4.jpg

他們來了

200611月,姚非拉帶領20余人的夏天島團隊從北京搬遷到杭州,成了圈內最大的消息。

在此之前,姚非拉在北京的非拉藝術工作室有限公司在漫畫圈已經名氣響當當,曾多次得到國家領導人的接見,旗下的summer團隊擁有豬樂桃、於彥舒、夏達等一線人氣漫畫家,素有中國漫畫夢之隊的稱號。

雖然姚非拉表示,未來要創作在杭州,運營在北京,但明眼人都瞧得明白,這是杭州挖了北京的角兒。而要說起這角兒是怎麽挖的,自然也是大有門道。

濱江區政府的一些官員看了我們的作品後來跟我們聯系,其實他們當時可能也不太了解,估計是他們的小孩告訴他們姚非拉是誰,豬樂桃又是誰。”2010年時,曾經是夏天島王牌漫畫家的豬樂桃在接受浙江在線記者采訪時曾這樣表述,當時除了杭州,還有北京和廣州等地也在邀請夏天島工作室入駐。杭州的政府扶持力度比較大,而且他們不是很有商業目的,比較關註漫畫的原創性,是把漫畫當作文化創意產業來發展,這是我們選擇杭州最主要的原因。

核心競爭力到頭來還是落到了頂層設計上。

未標題-5.jpg

2006年,同樣選擇杭州作為事業新起點的,還有今天翻翻動漫總裁沈浩。2006年,沈浩從日本東京回到杭州,創立長源數碼,依靠給集英社漫畫做上色制作的基礎工作賺取了第一桶金。之後,長源數碼更名為翻翻動漫,業務線也進一步拓展為漫畫IP開發,新星杯大賽,漫畫家孵化器和衍生品開發。

翻翻動漫的成立,給國漫小圈子吹來了一股海外的風。2011年,《航海王》漫畫開始在《錢江晚報》上連載,更新頻率為每周一更。這是中國報紙首次連載《航海王》,也是集英社首次在海外報紙上刊登作品。

兩年之後,漫畫家劉颯在杭州濱江創立了《颯漫畫》,註冊地點就在今天的星光大道對面,靠近濱江區政府。在此之前,漫畫紙媒中心城市的身份,隨著不同刊物的興衰,有著數次遷移,從《北卡》時代的北京,到《漫友》系的廣州,再到《知音漫客》系的武漢。巔峰時期發行量破兩百萬冊的《颯漫畫》的到來,填補了這一行業空白。這在很大程度上也意味著,在互聯網時代到來前,杭州已經開始積累日後產業升級所需要的人才土壤。

未標題-6.jpg

動畫人的故事

2006年的國漫,依舊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生意:除了圖書版稅這門看得見的收入外,其余版權收入大都如同鏡花水月,看不見摸不著;如今已經成為嘲諷的用愛發電,也並非空穴來風,在當時的情境下,確實也帶著幾分自嘲的色彩。

這點從漫畫公司的選址便可見一斑。漫畫創業者們公司的選址,大都保留著能省則省,能靠扶持就靠扶持的原則,因此大都集中於余杭、濱江、下沙這種主城區的邊緣地帶,至於拱墅、上下城和西湖區,也就是後來並入上市公司美盛文化的美盛動漫之流才能享受的待遇。

究其原因,幾乎與華策和長城落戶主城西湖區,而網大公司更集中於下沙的現象如出一轍,屬於主流文化與亞文化在城市地域上的現實切割。

相比於漫畫人的蟄伏,動畫人的機遇似乎要更好那麽一點。2006年,廣電總局一紙黃金時段禁播國外動畫的禁令,使得內容與渠道的原有平衡被打破。由於海外動畫被逐出晚5點~9點的黃金檔,大量少兒頻道和衛視的動畫欄目出現了內容空白,亟待填補。

由於日更的迫切需求,政策首要惠及的企業是中南卡通(代表作《天眼》)和廣東原創動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代表作《喜羊羊與灰太狼》)這樣具有產能優勢的公司。

但這個消息對於2007年即將上線《秦時明月》的玄機科技而言,依舊可以稱得上一個極大的利好。2007年,3D動畫番劇《秦時明月》登場時,曾在業內掀起一波短暫的小高潮——在往後的7年間,《秦時明月》連續出了五個系列,長期位居k16中國動畫人氣熱度榜首第一。直到2014年《畫江湖之不良人》登場,國產少年3D動畫番劇的池子才算重新有了活絡起來的信號。

未標題-7.jpg

相比較而言,娃娃魚動畫的故事,由於沒有吃下中國電視動畫的時代紅利,就遠沒有那麽高舉高打了。2009年,潘斌、不思凡、梁華斌和愛海在杭州成立了娃娃魚動畫,公司業務主要分為兩條線,一條是商業性質的代工業務,另一條則是把代工賺來的錢投入到藝術型短片的制作之中。在之後的數年中,娃娃魚動畫相繼制作了《殤》,《小米的森林》,《秘語》等精品短片。

對於深耕於這個產業的有心人,收獲只會遲到,但不會缺席。2017712日,娃娃魚動畫獲得閱文集團5000萬人民幣的投資。1天之後,娃娃魚動畫的聯合創始人不思凡離開之後的首部電影《大護法》登陸院線。這部電影最終收獲了8760.2萬的票房和8.1的豆瓣評分,在國產電影領域已經不俗。

回顧杭州二次元產業的集聚過程,看得見的手和前瞻性布局是繞不開的兩個主題,產業的繁榮與前期政策的扶持,大有不積跬步無以至千裏,不積小流無以成江海的先後邏輯。動輒10年以上的扶持周期,也大有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的味道,因此也就不難理解,今天的耕耘者依舊是10年前的那一批。

只是對於動漫創業者而言,他們在選擇棲身之所時,會將哪座城市█列為首選呢?

本文摘選自百度百家號文章,如對作者有影響▓,可隨時下架!